小心抑郁症在流行?怎么分辨正常的情绪低落与抑

时间:2019-10-14 15:40:29
来源: 重庆江北黄泥磅医院

  我们发现抑郁症患者的确是千人千面。有些人失眠,有些人嗜睡,有些人头疼,有些人从不头疼,有些人有自杀倾向,有些人怕死。

  有人有家族遗传史,有些人个性孤僻,有的人是后天遭受了大的打击后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还有的人,家族遗传有一点,个性问题有一点,后天又遭受了大的打击,内因和外因共同影响的结果。

  目前没有任何一种“精神疾病”,真正符合“疾病”的标准。一般的躯体性疾病,都有明确的定位、定性、病理特征,比如阑尾炎,病因很明确,阑尾发炎。疾病表征也很经典:转移性右下腹疼痛。发烧,化验会发现白细胞增加,打开一看,红肿热痛都有。这是“疾病”,诊断、愈后都很清楚。

  但“精神疾病”无法满足其中任何一项(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我们不说‘精神疾病’,而说‘精神障碍’)。比如,除了大脑里的神经系统之外,肠道里的细菌、微生物、菌群的变化也直接影响我们的情绪状态,那么,“精神疾病”到底应该定位在哪里?连精神分裂症也不能定位在大脑。

  抑郁症也一样,我们无法指向疾病的所在(一定是大脑哪个位置?),无法确定疾病的性质(炎症、免疫系统、基因、神经递质?都有可能),至于病理改变,连的核磁共振都找不到任何特征性的改变,无法作为诊断或者排除的依据。

  怎么分辨正常的情绪低落与抑郁症之间的区别呢?

  是严重程度。正常的心情低落和抑郁症大的区别就是看工作能力和社会功能有没有受到损害。一般来说抑郁症中度以上,病人的学习工作能力、人际交往能力、生活自理能力都会严重下降。但一个人心情不好,在能力损害上并不大。

  第二是持续时间。持续两周的心情低落就是抑郁症症状。

  但是,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些症状?

  迄今,抑郁症的病因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生物、心理与社会环境诸多方面因素参与了抑郁症的发病过程。生物学因素主要涉及遗传、神经生化、神经内分泌、神经再生等方面;与抑郁症关系密切的心理学易患素质是病前性格特征,如抑郁气质。

  成年期遭遇应激性的生活事件,是导致出现具有临床意义的抑郁发作的重要触发条件。然而,以上这些因素并不是单独起作用的,目前强调遗传与环境或应激因素之间的交互作用、以及这种交互作用的出现时点在抑郁症发生过程中具有重要的影响。

  无论从个人,还是从整个社会而言,中国人对于精神痛苦作为一种“疾病”的体验还是很陌生的。

  有学者认为,抑郁症在中国的城市,尤其是一线大城市已经出现扩大化现象,有过度诊断和药物滥用的问题。但我们的大部分采访对象都认为,中国抑郁症的主要问题是诊断和治疗不充分,而不是过度诊断。

  今年4月公布的全国性精神障碍流行病调查(“中国精神障碍疾病负担及卫生服务利用的研究”)验证了这种说法——“除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患者以外,各类精神障碍患者均普遍存在低咨询率和低治疗率的现象。心境障碍(包括抑郁症)患者中因为自己的症状而寻求咨询的比例不足1/5,而实际接受治疗的比例仅1/10左右。

  他们的求医行为均存在很大误区,在非精神科和心理科的机构接受治疗的比例高于3/4,说明多数精神障碍患者未选择正确的医疗机构就诊。另外,在求助专业人员方面,心境障碍(包括抑郁症)患者求助于精神科或心理科医生的比例仅为1/3,向非精神卫生专业医生求助的比例超过半数,甚至超过10%的患者向非医务工作者求助。”

  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有很多。有一些是抑郁症本身的特点导致的,比如抑郁症在发病早期经常表现出“自限性”的特点,会自行缓解,这是影响患者不去看病的一个重要原因,以为忍忍就过去了。但事实上,如果不及时就诊,后期发病会越来越频繁,程度越来越严重,每次持续时间越来越长。

  抑郁症还会让人消极、悲观,看不到希望。一些重度抑郁症患者大都是被家人强迫送来的,因为他们本身已经丧失了求生的欲望。

  还有一些是因为人们对抑郁症的误解。比如很多人以为抑郁症是“不可控”的疾病,但事实上,抑郁症并不是不可控的。只要积极采取措施,积极求助,积极改变认知,是可以有效的治疗和预防抑郁症复发,尤其是预防自杀。

  但是,更重要的是中国人对于精神障碍强烈的“病耻感”,这可能与我们的文化对“疯狂”的恐惧和歧视有关系。根据美国的精神障碍诊断标准,精神障碍一共有157种,焦虑、抑郁、睡眠障碍都是,精神分裂症只在其中占0.5-1%,而且在世界各地的发病率都是差不多的,但我们却会不自觉的在精神障碍与精神分裂症之间划上等号。

  “病耻感”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中国的抑郁症患者的“躯体化现象”(借躯体症状表达精神不适的一种现象)。很多病人都有躯体不适的现象,比如失眠、头痛、心悸以及消化系统疾病。不少人在综合医院看了很多年,才意识到是精神上的问题,才找到精神科。